筆趣閣 > 武俠小說 > 道門法則 > 第一百七十五章 霧中
    五月七日,中葵島東向通道攔截戰后的第三天早上,以四川號戰列艦為首、四艘重驅和八艘護衛艦組成的一支分艦隊,從陳善道的主力艦隊中脫離,開始撤出東向通道,準備繞行中葵島海域南側,加入黃炳月指揮的外圍堵口艦隊。

    這支分艦隊沒有配備巡海船和風快船,兩種船只輕便靈活,在如今的形勢下,對于繼續攔截東向通道更符合要求。

    分艦隊行至午后,天象忽然變了,滾滾烏云自妖煞地獄海方向壓了過來,瓢潑大雨傾瀉而下。

    好在中葵島海域都在礁石環抱之中,浪涌不高,對船只的影響不是很大,沒有造成什么損失,但水流在大風的激蕩下不太穩定,分艦隊都是大船,在狹窄的水道中繼續航行下去容易觸礁,分艦隊只能下錨暫停。

    大雨持續了近兩個時辰,至午后漸漸停息,但海上開始生起霧氣,越來越濃,視線可及不出十丈。

    艦隊依舊無法行進,只得向陳善道飛符稟告,繼續在原地停留。

    這是中葵島常有的天氣,只不過今天的海霧更大、更濃一些而已。

    陳善道將舒遲招來,問道:“這種天象,海寇們會不會出動?”

    舒遲道:“據我所知,島主里邊就有好幾個對此地水道特別熟悉的,大霧天穿行中葵島并不難做到,只需慢行便可——至少我就可以。”

    陳善道立刻發出軍令,讓各艦隊做好應戰準備。

    第三分艦隊也收到了軍令,整支艦隊在飛符指揮下開始做起戰前準備來。

    艦隊指揮蕭山知道楊先進的來路,對這位新任見習舟師很是倚重,特意叫到身邊咨詢。

    楊先進十分肯定,梧桐有八成可能性會借此突圍。他指著白板道:“有些老島主、老掌柜對海路非常熟悉,閉著眼睛都能開船,有能力把船隊帶出來。而且說實話,換做是我,我也會選擇這樣的天象突圍。天上沒有飛行法器監視,咱們的法弩重炮發揮不了遠程優勢,此時不走更待何時?我建議立刻讓敢戰隊做好準備,一旦打起來,必然演變成跳幫戰。”

    蕭山點頭,他完全同意楊先進的判斷,立刻下令各船緊急動員,不僅敢戰隊做好跳幫廝殺的準備,所有操炮手、水手,都要準備肉搏廝殺。

    同時,作為分艦隊指揮的蕭山比楊先進知道得信息更多,四支堵口分艦隊中,第三、第四兩支分艦隊遇敵的可能性更高,因為他們沒有戰列艦,在海寇的眼中,西北口和西南口的實力稍弱。

    現在就要看海寇是從自己這邊突圍,還是選擇王守愚那邊了。

    這個問題,坐鎮第一分艦隊的黃炳月也在考慮,他同樣判斷,海寇如果要突圍的話,最有可能的進攻方向就是西北和西南兩個出口。

    黃炳月坐鎮第一分艦隊,堵截的是正西的出口,第三分艦隊位于自己的左側,第四分艦隊位于自己的右側,是選擇向北還是向南,亦或是原地不動,這是個巨大的考驗。

    黃炳月沒有海戰指揮經驗,其實他也好、趙然也好,甚至包括陳善道在內,都知道他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但一場大霧,讓他坐不住了,他必須盡快做出決定。根據以往的軍事經驗,他下達了一條命令,將自己手中掌握的機動艦隊從第一艦隊分離出來,向北移動五里。

    這個位置,處于西北方和西南方連線的中點,不管到哪一處,時間都一樣。當然,這條命令有很大風險,機動艦隊極有可能在大霧中迷失方向,但黃炳月認為,動起來比不動要好。

    在大霧中編組艦船是不太可能完成的任務,這也是黃炳月為什么不從第一分艦隊抽掉船只的原因,他唯一能夠調動的,只有停在后方的機動艦隊——十六艘護衛艦和十六艘巡海船。

    黃炳月從陸西星的旗艦上下來,乘坐風快船,小心翼翼的向西尋找機動艦隊。好在相隔不過二里,黃炳月花了半個時辰,終于在濃霧中找到了護衛艦永鎮號,然后在永鎮號的聯絡下,登上了機動艦隊旗艦紅原號。

    指揮官登艦后,整個機動艦隊開始原地緩緩轉向,為此,所有護衛艦的修士都在瞭望塔上打出了火符。

    依靠這點微弱的指示光亮,艦隊完成原地轉向,不過依舊還是不可避免的出現了三起碰撞事故。

    因為速度較慢,碰撞事故不大,護衛艦僅僅摔傷了幾名軍士,巡海船則傷得略重,有一艘甚至無法前行。

    黃炳月果斷讓他們棄船,十八名船員登上旗艦紅原號隨軍前行。

    因為大霧的原因,方向無法準確判斷,只能依靠航速圖紙作業。艦隊保持十分之二更的龜速航行,駛出一個時辰之后,下錨停船,原地待命。

    根據圖紙作業,這里大致是第三艦隊和第四艦隊的連線中心位置,剩下的就是等待海寇突圍了。

    如果海寇選擇第三分艦隊這邊突圍,黃炳月的機動艦隊將節省一個時辰,如果是第四艦隊方向,機動艦隊將晚到一個時辰。

    世上沒有兩全其美的事,黃炳月所下的軍令,其實是一種平衡,在戰略態勢有利于己方的時候,保守持重的平衡之道,總體上最為有利,僅此而已。

    在原地停留沒有多久,黃炳月收到了第四艦隊發來的飛符,王守愚說,海寇從第四艦隊方向發動進攻了,無法判定敵船數量,但已經收到了最前方巡海船發來的報告,有些船只已經進入接舷狀態。

    距離王守愚最近的,就是黃炳月剛剛離開的第一分艦隊,黃炳月沒有要求陸西星抽掉戰艦就近支援,只是把戰報通傳陸西星,他知道這樣的天象中想要支援過去是非常困難的,只有等大霧散去才有可能實現。

    他也相信陸西星肯定會想辦法做些努力,但他不能給陸西星增加壓力。上級的任何一句話、哪怕是模棱兩可的暗示,都會動搖一線指揮官的戰術決心,而這往往會導致作戰失敗。

    至于機動艦隊,黃炳月沒有發出任何指令,消息不夠,他還必須繼續等待。
彩经网湖北快三综合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