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魔臨 > 第二十章 升官!
    “嘩啦啦……嘩啦啦……嘩啦啦……”

    薛三坐在木桶里,搓弄著自己的身體。

    這木桶是從火頭軍那兒要來的,不是浴桶,平時只是拿來提水的,但對于薛三的身材來說,也夠用了,甚至還有富余。

    “嘿,你說,咱主上會不會和那位將軍發生點什么?”

    薛三一邊洗澡一邊對坐在帳篷內那一頭的梁程問道。

    梁程看了薛三一眼,道:“狗鼻子都沒你靈。”

    “嘿嘿,那是,就算是四娘的易容術,也瞞不住我的鼻子。”

    “包括屎?”

    “…………”薛三。

    啊!啊!!!!!!!

    薛三大叫著用水拍打著自己的身體,這已經是第五桶水了。

    作為一個刺客,背后偷襲是再正常不過的事,薛三也記不清自己到底從背后殺死過多少個獵物,但這種被獵物的翔糊臉,還真是第一次。

    為此,薛三只能認為是自己當時將匕首在對方體內下拉時,加了不少暗勁,本意是將對方體內的器官一起攪碎,誰曉得離心力過大……

    “這件事,不準說出去,回去后絕對不能告訴他們!”薛三對梁程很嚴肅地說道。

    梁程無所謂地搖搖頭。

    薛三繼續洗著身子,回歸了先前的那個話題:

    “按照正常劇情來走的話,女扮男裝的女性角色,大概率會被主角收入房中,一開始可能還矯情,但慢慢地就對主角死心塌地了。”

    “劇情?”

    “對啊,《倚天屠龍記》里的趙敏,不就是這樣子的么?

    同樣的例子,多了去了。

    現實里,女人喜歡上一個男人還得看那個男人的外表,性格,誠意還有身家彩禮什么的;

    但在文藝作品里,只要那些作者想,總能給無數個女人找到倒貼主角的理由。”

    梁程有些無奈地拿出水囊,扒開塞子,喝了一口,道:

    “那是小說。”

    如果不是現在外面不方便出去,以梁程的性格,真的不會選擇坐在這里一邊看侏儒脫光光地洗澡一邊和侏儒吹侃。

    “我說啊,死僵尸,做人可不能忘本啊,你忘了我們到底是從哪里來的了?”

    梁程聞言,微微皺眉,有些事情,接受是早就能接受的,但接受不等于理解。

    “對于別人來說,可能只是一本漫畫,但對我們而言,則是我們的人生。”

    “呵呵,沒功夫和你思考哲學,哎呀,現在想想有些后悔啊,主上出去時,我只來得及告訴主上那個穿著紅甲的將軍是個女人,卻沒有好好叮囑主上。”

    “叮囑什么?”

    “叮囑主上,如果到了對方大帳前,不管門口有沒有守兵,只要對方讓你等一會兒等通報再進來,那就一定不要等,沖也要直接沖進去!”

    “為什么?”

    “因為那個將軍多半是在洗澡,然后主上機緣巧合之下充進去后,就能把她的身子給看光了;

    接下來,那個女將軍就會又羞又惱,可能會下令懲罰主上,但主上作為第一個除了她爹以外第一個看光她身子的男人,肯定會在她心里留下極為深刻的印象,然后…………”

    “然后她讓人把主上推出去砍了,主上卒。”

    “額………”

    薛三有些無奈地抓了抓自己的頭發,惆悵道:“你這人啊,忒俗。”

    “是你不切實際。”

    “生活,永遠比藝術更藝術,要知道這可是主上蘇醒以來,見到的,第一個在這個世界里上得了臺面的女角色,不發生點什么,不摩擦出點什么,不埋下點伏筆,好像真有些說不過去吧。”

    梁程已經不想說話了,他覺得這侏儒不光是身體發育不好,腦子可能也有點影響。

    或許,秦思宇就是這種類型的人吧,因為個頭一直比同齡人矮,因為身體不好,所以喜歡宅在家里,腦子里卻充滿著幻想。

    而這種性格和習慣,也被他筆下的人物薛三給完全繼承了。

    “想想看,那個女人,既然能夠女扮男裝統帥軍隊,呵呵,身份肯定不低的,要是真的被主上收了,對于咱們來說,也是一股助力,相當于在創業階段就有人主動送來了風投,而且還主動潛規則你讓你收下。

    事兒成了,我們至多損失的,也就是主上的一管萬子千孫。”

    “她不配。”

    “唔,別這樣說,我們主上還是很優秀的。”

    “我說的,是那個女人,她,配不上主上。”

    薛三微微皺眉,雙臂掛在水桶邊,看著梁程:

    “尼瑪,你現在舔得這么不要臉的么?”

    “有我們在,主上能娶得這個世界上,最優秀的女人。”

    薛三聞言,愣了一下,眼睛眨了眨,他無法否定這句話,甚至,心里還認同著這句話,不過,短暫地沉默后,薛三還是開口問道:

    “但現在,我們卻還很弱小。那些個蠻人倒是不算什么,單挑的話,哪怕是那種身上會發光的家伙,我們也能靠自己的能力和經驗弄死他們。

    尋常的士兵,一個一個來,就是送死,來五六個,頂多費點功夫,但要是二十個,五十個,一百個呢?

    那些燕國的騎兵你也看見了,如果在平原上,沒有地形優勢借助的前提下,五十個騎兵輪番結陣沖你,哪怕你是僵尸,你能撐得過幾輪?”

    梁程側過頭,看了一眼自己左臂的傷勢,道:

    “我們,才只恢復了一點。”

    距離每個人的巔峰,距離每個人真正的實力,現在眾人所恢復的,真的僅僅是冰山一角罷了。

    “誰知道怎么能再恢復一點呢?要是真的多恢復一些,就不是咱們主上去見那個女人了,而是我們直接從萬軍之中把那個女人給捆綁過來送到主上的床榻上去。”

    “別告訴我,你沒發現。”

    “發現什么?”薛三露出了好奇之色。

    “主上的力氣。”梁程回答道。

    薛三腦海中當即浮現出那個被主上砍死的那個蠻人騎兵。

    “你的意思是,我們勢力能恢復多少,能否進一步恢復,關鍵,還是在主上身上?”

    “我只知道,主上沒蘇醒之前,我們只是普通人。”

    “哈,而且,主上才蘇醒多久啊,力氣,就忽然變得堪比常年鍛煉的成年男性了,先前行軍時,我一直以為主上會支撐不下來,但他卻堅持下來了。”

    “可能,這一點,主上自己還沒真的發現和意識到吧;

    那就是,

    進步的,

    可能不僅僅是我們。”

    ………………

    鄭凡來到了軍帳外,外面,倒是沒有多少士兵在把守,只有那位抱劍老者一個人站在帳篷入口處。

    也沒讓鄭凡等,鄭凡剛走過來,老者就伸手掀開了簾子,示意鄭凡可以進去了。

    進去后,已經從薛三口中得知這是一位男扮女裝將軍,也沒有在洗澡。

    她依舊穿著她那套很顯眼的紅色甲胄,跪坐在桌案后面,手里,翻著一些信箋,眉宇間,有一股子英氣在流轉。

    鄭凡進來后,猶豫了一下,單膝跪了下來。

    “拜見將軍。”

    至于“末將”,倒是沒有再說了。

    將軍將手中的信箋丟在了桌案上,饒有興致地端詳著跪在自己下方的鄭凡。

    “你這次,立下的功勞不少,我要獎賞你。”

    鄭凡沒說話,只是抬起頭,看著她。

    尤其是,多注意了一下喉結部分,但因為有盔甲的遮擋,看得不是很清楚。

    最重要的,也是因為盔甲的遮擋,這個女人,身材如何,也不曉得。

    畢竟,盔甲的蘇醒效果,可比bra要強太多。

    鄭凡也不知道為什么自己腦子里現在居然在想的是這些東西,大概,是因為有點緊張吧,所以下意識地發散一下自己的思維。

    男人有兩個大腦,都長得跟核桃似的,一般來說,其種一個大袋在運行時另一個大腦往往會陷入遲鈍狀態。

    而那位將軍,也有些尷尬,畢竟,上位者似乎都習慣了,自己說要獎賞誰時,下面的人再表一表忠心,喊一聲為老大效忠,別無他求。

    當然了,這話是不能當真的,但大家似乎都講究這個流程。

    而眼下,這個男人,似乎沒有配合自己演出的打算。

    將軍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道:

    “兩種獎賞,讓你自己來選擇;

    一個,是進我的親兵營,成為我李家的家丁,過兩年,是外放出去還是繼續在本家待著,路,都寬敞得多。

    另一個,你是虎頭城人吧?”

    “是。”

    “兵部和戶部前些日子下了條詔令,因為近年騷擾商隊的馬匪越來越多,要求各個要塞城池組建自己的護商隊伍。

    但上頭可是一點軍費和軍械都沒撥下來,意思是指給一個三百人的編織,至于其余的,由各地自己解決。

    所以,這第二條獎賞,就是虎頭城地區的護商校尉。”

    說到這里,將軍自己都覺得有些說不下去了,頓了頓,繼續道:

    “算了,等明日大軍開拔后,你就隨我回李家本家吧,日后的前途,不會……”

    “我選第二條!”

    鄭凡馬上抬頭說道。

    將軍的話音忽然一滯,

    似乎有些不敢置信,又問了一遍:

    “選……哪條?”

    鄭凡毫不猶豫地又回答了一遍:

    “第二條。”

    寧做雞頭不當鳳尾,自己在虎頭城,好歹手底下有七個魔王,整天中二氣息滿滿地喊自己主上。

    自己腦子有病跑去你那里去當家丁?

    最重要的一點是,

    鄭凡清楚自己幾斤幾兩,這次的功勞,他只是打醬油的,梁程送了個人頭給他拿了一下罷了。

    真要是自己離開了這些手下們一個人出去闖蕩,

    鄭凡覺得自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你,不會后悔?”

    鄭凡深吸一口氣,很嚴肅地搖搖頭,道:

    “不后悔。”

    “能,告訴我理由么?我李家的家丁,就這么讓你看不上眼?”

    鄭凡馬上回答道:

    “虎頭城是我家,我舍不得離開它。”
彩经网湖北快三综合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