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我的美利堅 > 第九十四章 利益均沾
    “男爵先生,我是蘇珊的女兒,聽母親說過你!”安妮伸出白嫩的小手和顧拜旦握在了一起,“母親對你倡議發展國際運動事業的舉動十分欽佩。”

    我好像記得,她不是說顧拜旦此舉不被接受么?記性好真是一種煩惱啊!謝菲爾德面不改色心不跳,還做出十分贊成的模樣,聽著安妮謊話連篇。

    “男爵?很長時間沒人這么叫過我了,有點陌生!”顧拜旦含笑點頭道,“看來你在美國過的不錯,有了自己的伴侶。”

    “我們年齡還小!”安妮含羞帶怯的瞅了謝菲爾德一眼,美滋滋的道,“不過威廉確實是一個愛好廣泛,充滿陽光的男孩,對所有人都非常尊重。就連我現在的大學里面,還有很多人這么說。”

    “安妮這是在夸獎我,那都是虛名而已。”謝菲爾德矜持的開口,話鋒一轉道,“不過我對顧拜旦先生提倡的,學業過重,讓未成年人快樂的成長,有強健的體魄是非常贊同的,年幼時期我過得并不快樂,并不想希望其他人也這樣。顧拜旦先生幾年前召開的學生運動會,我相信所有參加的學生都非常開心。”

    “威廉少爺,也對體育運動如此的感興趣么?”顧拜旦眼前一亮,似乎新大陸的這些暴發戶,并不像是歐洲貴族那樣守舊。

    “那是當然的,自從安妮提及到你的思想,就令我一直都忘不掉,尤其是關于對素質教育的認識,令人大開眼界,教育也是可以快樂的。”謝菲爾德一直遇見知己的樣子,趕緊做出邀請的樣子,恨不得馬上找到一個地方進行深談。

    虛偽之上還有虛偽,安妮本以為自己的表現已經足夠可以,沒想到謝菲爾德更勝一籌。而且還不是虛偽的客套,完全就是對顧拜旦的倡議,已經神往很久的樣子。

    “你在新奧爾良不是這么說的!”小腦袋靠在謝菲爾德肩頭的安妮訥訥自語。

    “不,這件事非常的重要,值得我付出一生的精力去推廣!”謝菲爾德還是那副陽光少年的笑容,“我早就想要這么干,只不過沒有光明正大的理由。認識顧拜旦先生,令我發自內情的高興,這根本不是裝出來的。奧林匹克復興這種偉大的事業,我必須要參與到其中,因為我就是這么善良的人。”

    如果真的本著為孩子的未來負責的態度,就應該開誠布公地探討教育和階級流動的關系,不過有些話不加掩飾地說出來未免太殘酷了。那些相信教育改變命運的家長,本來就不會接受什么素質教育、快樂教育。那么素質教育、快樂教育是誰在提倡,誰在推廣呢?

    還能是誰,當然是謝菲爾德這種人,他現在就覺得學習一點用處都沒有,鍛煉身體有一個強健的體魄比什么都重要,站在國家的角度上考慮,打仗還需要炮灰呢。站在自己的角度上考慮,你做兩年半的實習生,喜歡喜歡唱、RAP、打籃球,也沒關系。

    那關我什么事?比你利用在大學學到的知識,一不小心成為我的競爭對手要好。

    “嗯!”安妮抬起頭看向謝菲爾德,因為太陽在男孩身后,安妮抬頭正好覺得陽關分外刺眼,看不清楚謝菲爾德的表情,只覺得一片陰霾,迷糊的道,“我以后一定讓孩子過一個快樂的童年。”

    “好主意,不怕他長不大就行!”謝菲爾德擠出微笑,自己的孩子要是這么干,他就只能上一點東方思想進行管教了,有句話叫棍棒底下出孝子。

    等待顧拜旦男爵的,是芝加哥第一夫人舉辦的盛大宴會,對于很多十九世紀末期的合眾國富豪來說,顧拜旦一個法蘭西男爵的身份,已經是他們出席的理由。畢竟合眾國是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對方的貴族身份是他們可遇不可求的。只能表面上做出不在意的姿態,表示自己并不羨慕所謂的貴族,收起實際上我真的很羨慕的樣子。

    更何況顧拜旦今年其實也不過才三十多歲,和老邁絲毫不沾邊,甚至可以說是事業有成的典范,如果不是剛剛結婚,估計都要被一群芝加哥的名媛貴婦包圍了。就算是現在也同樣不遑多讓。

    “看看、看看!一幫都快忘記了自己是誰的楊基佬!”謝菲爾德同樣摟著法國女伯爵的女兒,指責這些楊基佬崇洋媚外道,“要不是顧拜旦已經有了妻子,我看她們就算是自己不能得償所愿,估計也要把妹妹、女兒什么的獻給人家。”

    “那你這算什么!”安妮側著臉看著摟著自己身體的臂膀,“為國爭光?”

    “嗯!”謝菲爾德剛想要開口,眼睛余光就見到了伊迪絲洛克菲勒和她的丈夫走過來,摟著安妮身體就是一轉道,“我們去那邊看看。”

    “威廉少爺,這是要干什么去,難道不喜歡我們夫婦舉辦的酒會。”伊迪絲洛克菲勒目光從安妮身上一掃而過,大方得體的道,“這就是你的女伴,很可愛的小姑娘。”

    “德克薩斯很少有這種場合,正好顧拜旦也是法國人,也算是認識,所以才讓安妮從奧斯汀過來!”謝菲爾德不慌不忙的轉過身來,并不因為自己的躲避而尷尬,反正安妮也并沒有發覺出來什么,“正好可以起到橋梁的作用,聯邦政府說的好,大家利益均沾。”

    “好事大家當然要分享,我自然是不會反對。”伊迪絲洛克菲勒點頭道,“那我就先接待我的朋友們去了,兩位玩的開心。”轉身的時候深深地看了安妮一眼,便挽著自己丈夫的手臂揚長而去。

    “什么叫利益均沾?”安妮被看得不舒服,皺著秀眉問道。

    “就是好處大家一起拿!”謝菲爾德呵呵一笑道,“提醒我不要忘記自己的合伙人。”

    這種東西,我弱我就門戶開放利益均沾,就如同我弱我就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真到了一定的實力,那自然是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如同自古以來這就是老子的地方。
彩经网湖北快三综合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