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搏浪大時代 > 第八十二章 我是個俗人
    “方先生是不是有什么顧慮?”龍鋼思考之后反問了一句,原來的計劃是采訪方蟄,到這便被他帶溝里,龍鋼覺得有必要搞清楚。

    “我只是覺得,那些下崗或者待崗的工人們,需要的是激勵,而不是灰暗的同情。畢竟他們在現實生活中,經歷的灰暗已經夠多了。把希望寄托在投資商身上,這對他們來說太過遙遠了。如果記者的報道,能夠讓那些人看到希望,哪怕僅僅是少數,都值得去做。”

    龍鋼再次沉默,方蟄說的很客氣,用的是“灰暗”這個詞,而不是絕望。身為記者,消息渠道暢通,龍鋼很清楚對于相當一部分下崗工人而言,經歷的絕不僅僅是灰暗,還有絕望。

    “這樣吧,采訪以下崗再就業的工人為主,方先生的專訪為輔,可以么?”龍鋼做出了修改,方蟄露出滿意的笑容:“謝謝龍記者,你是一個稱職的新聞工作者。”

    龍鋼趁熱打鐵:“那就先采訪你吧,能說說你的個人經歷么?”

    方蟄稍稍凝滯了一下表情,隨后在龍鋼有點擔心的目光中,綻露出微笑:“可以。”

    龍鋼拿出一個小錄音機擺在一邊,按下錄音鍵,做個手勢。

    “從有記憶開始,父母總是在爭吵,十歲那年,父母離婚了。母親離開了故鄉,去遙遠的南方開始新生活。最初我總是在擔驚受怕,總覺得某一天父親也會離我而去。有一天一個小同學嘲笑我,說我那天有了后媽,會被趕出門去要飯的。

    我沒有跟他爭吵,而是板磚給了他一下。父親的脾氣跟暴躁,從來不跟我講道理,做了他認為是錯誤的事情,結果只能是挨一頓打。那次被打的很慘,我已經記不清了,外婆告訴我的,身上沒有一塊皮是好的。對了,我父親喜歡拿皮帶打我。

    被打的時候我沒有哭,這是父親后來告訴我的,那一年我十歲,那一年我告訴自己,我一定不能去要飯,一定不能淪為同學和同齡人嘲笑的對象。我很努力的學習,成績始終名列前茅,放假前我求樓下的大叔幫忙做了個箱子,暑假的時候賣冰棍,寒假賣瓜子……。”

    方蟄把兩段生活經歷融合在一起,平靜的講訴著,龍鋼聽著暗暗震驚,方蟄就像一個旁觀者,在講別人的故事,此時此刻的方蟄,古井不波。

    “我聽別人說集郵能賺錢,傻乎乎的去郵局買郵票,一口氣買了十版猴票,后來才知道,這是那個郵局積壓很久的郵票。值得慶幸的是,這些猴票后來漲了……。我喜歡看書,大學時期更是天天泡圖書館,通過書籍了解外面的世界……。”

    “偉人南巡的新聞出來,我覺得這段時間一定有機會賺到錢,就看我抓不抓的住……。”

    “吳副總的女兒是我的大學同學,一個偶然的機會,……。我想說的是,吳副總打動了我,或者說他們那一代人的精神打動了我。左右我不想接受分配,想做點事業的話,做什么不是做呢?于是就有了現在的遠大公司……。”

    方蟄說的很平靜,但是龍鋼卻聽的極為震撼。換位思考,如果自己是方蟄的話,還能順利的讀完書,并考入松江大學么?說的難聽一點,沒有在崩潰之中沉淪,實屬難得。

    花了不到二十分鐘,方蟄把自己兩輩子的經歷很有條理的說了出來。

    停頓的時候,方蟄才摸出煙:“抱歉,我需要抽一支。”說著方蟄走出辦公室,站在走廊上抽煙。龍鋼其實也抽煙的,但是剛才忍住了,因為方蟄一直沒抽。現在方蟄居然是走出去抽煙,這可是他的辦公室啊。龍鋼對方蟄的評價又提高了一些。

    “抱歉,我沒想揭開傷口的意思,更沒想到方先生的經歷是如此的沉重。”龍鋼站在方蟄身邊,抽著煙淡淡的說。他知道自己不需要特別的鄭重,方蟄能理解他的意思就好。

    “都過去了,既然沒有被苦難打倒,那就更應該朝著美好生活的方向飛奔。”

    “面朝大海,春暖花開!是這個意思么?”

    “不不不,我不是海子那一類人,海子熱愛的是他想象中的世界,所以他絕望了。”

    “詩人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正因為如此,才會有那些觸動內心的文字誕生。”

    “我是個俗人,我更喜歡現實生活中那種五味俱全的感覺。十歲開始,我就沒有幻想了。”

    龍鋼沒有再繼續的意思,方蟄剛才那一句“十歲開始我就沒有幻想了”,太過沉重。沉重的讓龍鋼的呼吸都為之稍稍停滯。現在龍鋼似乎明白了,為什么方蟄希望他的采訪和報道,能夠是那種帶來希望的內容。

    “我們都是俗人,每天都在各自的忙碌中度過,偶爾夜深人靜的時候,才會偷偷的打開心底的門。就像一個偷窺者,飛快的看一眼藏在心地的美好。第二天醒來,繼續帶著面具東奔西走,這就是生活啊。”

    方蟄沒想到的是,龍鋼會說這些,這算不算交淺言深呢?

    方蟄豎起大拇指:“不愧是大記者,能把這段話說的如此深刻。”

    龍鋼哈哈哈的笑了起來,丟掉煙頭:“好了,繼續采訪吧,麻煩方先生叫人來。”

    吳龍斌被叫來了,他是第二個被采訪的目標,李珺是第三個……。

    送走龍鋼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四點,今天的晚報或許還能趕的上。

    白莉總算是有機會出現在方蟄辦公室里:“你不是一個大度的人,所以,蘇健和馮師傅的事情就這么算了?”方蟄沒著急回答,看看門是關上的,這才笑道:“怎么可能?你去把王小六叫來,他應該回來了。”

    白莉出去,沒一會王小六被帶進來,方蟄示意白莉出去后,起身看著王小六道:“怎么樣,是不是覺得自己很傻?”

    王小六使勁的點點頭:“是啊,傻的要死,太丟人了。”

    方蟄露出撒旦般的微笑:“想不想報復他?”

    這一次王小六沒說話,而是使勁的點點頭。方蟄滿意的笑了笑:“很好,你還有救。”

    “有的話,你出了這個門,必須忘記,沒問題吧?”
彩经网湖北快三综合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