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一昭升仙 > 第372章 同命相憐
    沒被發現嗎?

    程昭昭卻在想九劍神君最后那一眼,分明是已經看到了他們。

    “昭昭,快走吧。”劉胖子很是急切道。

    “去哪?”

    “當然是去找那盞尋魂燈啊,那可是魔界至寶。傳說中尋魂燈可有有一對的,是上古魔族傳下來的寶物,再不快些這東西就落到別人手中了。”

    別人?

    對,那個姓盧的修士,方才他們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凌簇這邊,倒是沒有注意那個姓盧的修士是否也在其中。

    正當他們要朝當時尋魂燈被擊飛的方向去時,程昭昭突然回頭,道:“等一下。”

    劉胖子和云祥停下動作,就見程昭昭蹲在巖漿池的邊緣一動不動,眼睛緊緊的盯著涌動的巖漿。

    片刻之后,啵的一聲輕響,巖漿底下冒出了一個氣泡。

    “程仙友小心。”云祥出聲提醒道。

    程昭昭點點頭,卻取出一顆火靈果攤在手心。

    下一刻,從巖漿池底部一下子探出一個腦袋,一雙猩紅的眼珠子盯著那顆果子,又打量了程昭昭一眼。

    見程昭昭沒有惡意,那個腦袋又探出了一些,一下子躍到了程昭昭手上。

    是一只食陰獸。

    劉胖子倒吸一口涼氣:“昭昭,你瘋了,這東西可是會吸食靈氣。”

    程昭昭小聲的道:“噓,你別吵。它不會。”

    但見這只實陰獸警惕的看了程昭昭一眼,見她沒有動作,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下子捧過靈果塞入口中,動作一氣呵成,很快它的一側腮幫就鼓了起來。

    它的身體是氣態的,是以這顆火靈果還能時不時透過它的腦袋露在外面。

    程昭昭拍了拍它蓬松的腦袋,感覺很是綿軟,道:“方才多虧你們了。我代六師兄謝謝你們。”

    食陰獸像是聽懂了她的話,鼓著腮幫子在她手心跳躍一下,又一下子跳到她的腦袋上,一雙蹄子往她腦袋上蹭了蹭,直到把她烏黑順滑的頭發蹭的毛躁不堪,才心滿意足的窩在她腦袋上。

    頭頂上傳來陰冷冰涼的氣息令程昭昭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

    這舉動太過熟悉,程昭昭想到了上次在散修盟見到的那只,嘴角上揚。

    食陰獸還真是一個奇怪的妖獸,明明是陰寒之物,卻不懼怕這烈火灼燒般的巖漿,還能在里面來去自如。

    劉胖子一直警惕的盯著食陰獸,小聲道:“這個家伙就這么被你收買了?”

    程昭昭笑了笑:“其實它們在白天的時候性格還是很溫順的。”

    “那你謝也謝過了,我們該走了。”劉胖子對這些妖獸沒什么興趣,哪怕這只食陰獸看起來很是有趣。

    程昭昭點點頭,將食陰獸從腦袋上取下,道:“以后我還會來的,希望下次能看到你啊。”

    說完也不等這食陰獸反應就將它拋向了巖漿。

    撲通一聲,食陰獸掉落下去,再等它浮上來時,礁石上已沒了程昭昭等人的身影。

    食陰獸鼓囊著腮幫環顧四周,從鼻孔里發出一道火息。

    在礁石上找了一圈也再沒看到人影,食陰獸快速咽下火靈果,瞬息之間它灰撲撲的頭頂上長出了一縷火焰紅,那雙猶如極品晶石的眼珠子轉了轉,轉頭又跳入了巖漿,消失不見。

    ……

    半個月后,散修盟的禁制重新開啟,所有修士紛紛離去,這其中還夾雜著三個包裹了全身,看不出樣貌的修士。

    三人離開了散修盟,來到與東嶺交界的蒼蕪山脈,在一處荒山停下。

    尋了一處隱蔽的山洞,劉胖子一把掀開了帷帽,大馬金刀的坐了下來,道:“這鬼鬼祟的日子什么時候是個頭?”

    為了不影響幾十年前的因果,三人在散修盟中避著修士,沒有跟任何修士交流。就連樣貌也是遮掩了沒讓他們看到,只不過這樣一來,不免令劉胖子覺得十分的憋屈。

    “等千里什么時候學會了開陣,什么時候就是個頭。”程昭昭有氣無力的說道。

    劉胖子嘆了口氣:“要是我們幾個再也出不去了該怎么辦?就一輩子這么躲躲藏藏?”

    云祥正色道:“在這個時空,我們都是不該存在的人。”

    “什么叫不該存在的人?”劉胖子不滿道。

    程昭昭道:“算算時間,我六師兄出事是二十多年前,那個時候我們幾個都還沒出生吧?”

    “我……”劉胖子眼珠子轉轉:“你這么說我現在是不是該找到我爹,告訴他要不了幾年他最聰明的兒子就要出世了,讓他以后一定要對自己的兒子好點。

    不行不行,我祖母說我爹在我出世之前,還是個桀驁不馴的混小子,要是他現在聽了這話肯定一掌拍死我。”

    雖是在回溯大陣,可他們若是身死,那便是真的死了。

    劉胖子絮絮叨叨一通,轉頭就見程昭昭在發呆,云祥則正在念著佛經,不由急道:“你們倒是吱個聲啊,咱們接下來去哪?”

    程昭昭回神,道:“如果一定要去哪,我想去看看我爹,想一直跟著他,直到他撿到我。”

    聞言,云祥的佛經突然一頓,有些不解的望過來。

    什么叫做她爹撿到了她?

    劉胖子忙湊到云祥身邊解釋了一番。

    程昭昭沒有繼續說下去,有些事埋藏在心底太久,卻習慣了不向他人提及。

    劉胖子是知道程昭昭的身世的,當下道:“你要去嗎?我陪你,我也想看看你爹娘是誰,到底是什么樣的人才能生出你這樣……的女兒。”

    程昭昭搖頭:“現在去了也沒用,我還要好幾年才出生。現在的程正說不定都不認識我爹娘。”

    “說的也是。”

    這還是程昭昭聽程昭昭第一次提起她的爹娘,劉胖子卻怕她太傷心,忙扯開話題。

    “那你呢,小師父?你應該出生了吧。要去看看嗎?”

    劉胖子的話讓云祥緩緩的睜開了眼,他淡淡一笑,道:“不必,小僧無父無母,是凈塵寺挑水師父在附近的小河里撿來的。”

    “得!你們倆還真不愧是結拜兄妹,同命相憐。”劉胖子突然覺得自己比起這倆已是好了太多,至少他還知道爹娘是誰,雖然……
彩经网湖北快三综合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