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小說 > 太虛化龍篇 > 第百五十一章 蛟非為龍,改名豢蛟君?【一更!求訂閱!】
    這漢子面色冰冷,眼神森然冷冽。

    糕點尚未臨近那漢子的面前,倏忽頓住,然后化作灰燼。

    “不餓也別糟蹋啊。”

    莊冥略有無奈,搖了搖頭,上了馬車。

    劉越軒沒有上車,他站在下面,按著大衍算經,心中盤算。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里頭那個兇徒,可不是尋常之輩,放在人杰榜上,都能屬前列……盡管被追殺至此,傷勢慘重,但就算他沉眠之時的氣血,都令尋常修行人,感到極大的壓迫。

    這要是一言不合打起來?

    就在狹小的馬車之內?

    自己豈不是死無全尸?

    作為一位算天算地算人算己,日后必將算盡過去未來的高人,還是謹慎些為好。

    “你駕馬行了。”

    莊冥偏頭吩咐了聲。

    劉越軒稍有猶豫,還是上車駕馬。

    ——

    車內。

    熾烈無比。

    聞旱傷勢極重,但他憑借的是體魄,只要不死,一縷血氣游動,就能如一座火爐。

    車廂是木質,隱約有些焦枯。

    “收斂一下罷,不然要著火了。”

    莊冥平淡說道:“我若要殺你,又何必救你?”

    聞旱眸光閃爍,但氣血威勢,還是勉強收了兩分。

    莊冥笑道:“你還是信不過我?”

    聞旱語氣低沉,道:“你們是誰?”

    莊冥緩緩說道:“救你性命的人。”

    聞旱默然片刻,問道:“我不認識你,你為何救我?”

    莊冥笑了聲,說道:“我心善仁慈,這個理由如何?”

    聞旱深深看他一眼,旋即默然不語。

    大長老交代過,人心復雜,城府淵深,復雜曲折,不能輕信于人。

    哪怕是救命恩人,也不好輕信。

    何況此人素未謀面,救下自己,也不知是何居心。

    說不定是大楚的官員,打傷了自己之后,又假作救人,套問自家來歷。

    “你比我想象中好一些,至少沒有立即對我出手,恩將仇報。”

    莊冥輕笑說道:“大楚對你的通緝,可是把你描述得極為窮兇極惡,像是入了魔的野獸,見人就殺,不講道理,看來你還是講道理的。”

    聞旱沒有回話,他不想無故殺人,倒是想直接離去,只不過從這人身上,隱約有一種極為強大的壓迫。

    他打量了一下這個年輕人,二十來許,皮膚白皙,舉止溫和,像是個文弱書生,面上帶著笑意,似乎能看透人心。

    而莊冥也打量著聞旱,盡管在他昏迷之時,已經打量過,但活過來的聞旱,則又更為不同。

    談不上過于魁梧,沒有乾陽那等高大,但是比陸合還要健壯許多。

    赤著上身,皮膚黝黑,帶著血紅色澤,其筋肉糾結,紋理分明,宛如銅汁澆鑄。

    至于面貌,也不是滿臉橫肉的猙獰模樣,細看之下,只是陽剛之氣過重,皮膚色澤稍暗,但五官竟有些許清俊之態。

    “我名莊冥。”

    莊冥淡然說道:“你以往不知來歷,不知從何而來,想必也談不上多么消息靈通,但近日行走南元境,也入過墟市,應該聽過我的名字罷?”

    聞旱停頓了下,低沉說道:“東洲人杰榜三十六,十三先生莊冥,又稱太虛公子,但……”

    莊冥緩緩說道:“但你更在意我豢龍君的名號?”

    聞旱沉默了下。

    莊冥打量了下。

    此人的血脈,具有龍氣。

    豢龍君的名號,對他來說,是喜還是惡,卻也不好說。

    “我厭惡這個名字。”

    “那你稱我公子便好。”

    “……”

    聞旱停頓了下,說道:“你救我一命,我也提醒你一句。”

    莊冥點頭說道:“但請指教。”

    聞旱冷淡道:“改成豢蛟君好了,蛟就是蛟,當不得真龍。你這豢龍君的名號,名不副實,會帶來厄難……就像你本身,沒有這個修為,卻站在東洲人杰榜的位置上,才招來許多風波。”

    莊冥微微點頭,說道:“很有道理。”

    說到這里,莊冥心中大約已是猜測出了些許。

    而聞旱微微咬牙,撐著身子,準備起身。

    “我要走了。”

    “這就要走?”

    “你要囚我嗎?”

    聞旱身形一頓,手掌緩緩緊握成拳。

    莊冥拍了拍衣衫,說道:“我救你一命,可是冒著被大楚列為同犯的危險,此外,我給你服下了一枚療傷圣藥,你這樣未免太無情了罷?”

    聞旱臉色微變,半晌才道:“我會還你。”

    莊冥點頭說道:“你身受重傷,如若離開,被大楚通緝,被歸元宗圍殺,未必能保得性命,如何還我?”

    聞旱沉默無言。

    莊冥眉頭一挑,示意他坐下。

    聞旱沒有動作。

    莊冥也不以為意,只繼續說來。

    “世間修行人,煉就金丹,要重于精氣神合一,且大道相合,法力凝就,心懷天地感悟,方能得成。這一步,難如登天,故而有仙凡之隔的說法,一朝煉就金丹,即為超凡脫俗。”

    “而你修成橫煉神魔之體,雖然不必歷經這種種大道感悟,不必注重精氣神與法力的相合,也不必注重與大道的相合,但也正是因此,肉身成圣的道路,阻礙便要更為純粹,更為艱苦。”

    “如凡鐵歷經千錘百煉才得精鋼,想要煉就你如今的體魄,必然要歷經無數錘煉,經受萬千艱難困苦,具有無比堅韌的意志,才得以越過人身極限,超脫仙凡的界限,與金丹真人并肩。”

    “你年紀不大,以往聲名不顯,必是隱于世外,經受這千錘百煉之苦。”

    “而今入世,卻陷入這般危局。”

    “一不小心,便要就此隕落。”

    “多少年艱苦錘煉,付之于東流。”

    “你甘心么?”

    莊冥平淡說道:“此外,你入世也未必只是要入世而已,若我猜測不錯,你怕還有使命在身?”

    聞言眼神陡然變得凌厲。

    莊冥淡然道:“使命未成,已陷入險境,九死一生,如何完成所托?”

    聞旱低沉道:“你……什么意思?”

    莊冥正要繼續開口。

    卻聽得外邊聲音吵雜。

    兩人對視一眼,均有凝重之色。

    車簾忽然撩開。

    劉越軒把頭探進來,匆匆說了一句。

    “大楚精銳封城,咱們行蹤暴露了。”
彩经网湖北快三综合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