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三國之白馬公孫續 > 第244章 糧草被焚
    袁紹的想法沒錯,但能不能成行那就不是袁紹說了算的。

    就在袁紹下令撤軍不久,一名滿身鮮血的斥候,向著袁紹所在的位置狂奔而來。

    從斥候身上的服飾可以判斷出,此人乃是袁術的部下。

    可袁術那個二貨不是中立嗎?

    “報!稟盟主,糧草大營…亂軍攻打糧草大營…”斥候翻身下馬,急匆匆的說著。

    聞言的袁紹全身一震,剛剛自己只想著退出洛陽從而追擊韓馥,完全沒有考慮糧草的問題。

    可現在,一旦袁術把守的糧草被亂軍攻破,能不能有充足的糧草返回渤海都還是問題,更別提謀取冀州了。

    “顏良、文丑,速速領兵保護糧草大營!”袁紹沒有過多的糾結,立刻派出了自己首相的兩員猛將。

    此刻,袁術防守的糧草大營內,早已經是火光沖天。

    剛剛要不是紀靈拼死攔住亂軍,袁術這條命怕就要丟在這里。

    按理說,亂軍攻入大營,完全是為了搶奪糧草。

    可眼下,這群瘋子居然一把火將糧草付之一炬。

    “快,救火,救火!”袁術已經淚流滿面,若是糧草被燒光了,整個聯軍可真就一點退路都沒有了。

    當顏良、文丑二人領兵趕到的時候,整個糧草大營內那里還有亂兵的身影!

    四處都是忙著救火,和搬運糧草的袁術步卒。

    “搶運糧草,速速搶運糧草!”顏良大喝了一聲,所有人一擁而上,好在大火還沒有波及到整個大營,還有部分糧草未被引燃。

    等到袁紹領軍趕到的時候,袁術滿臉烏黑,早已癱倒在地。

    至于,顏良、文丑二人,與袁術相比也差不到太多。

    “公路?”袁紹下意識的喊了一聲。

    別看兩兄弟整日斗來斗去,歸根到底都是袁家的血脈,即便是骨頭斷了,那都還連著筋呢!

    “某無礙,幸好顏良、文丑趕到,否則…否者…”袁術的話還沒有說完,便直接暈倒過去。

    像他這樣的二世祖,能夠動手搬運糧草已經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好在,袁術只是脫力昏厥,沒有性命之憂。

    “主公,所剩糧草不多!”顏良低沉的聲音傳來,讓袁紹這才回過神來。

    顏良的話不多,可看著他那表情,袁紹也能猜出個七七八八。

    眼下,若是不另想他法,自己的大軍能不能回到渤海都還兩說。

    夜幕降臨,洛陽城外的聯軍大營變得死氣沉沉,完全失去了以往的喧鬧之聲。

    經過了白日里的一場混戰,再加上糧草大營被焚,一部勢力弱小分諸侯已經選擇了連夜拔營而去。

    若是再不走,自己手中的那點糧草,怕是保不住了!

    “子遠,可有良策呼?”喝了一陣悶酒,袁紹向著自己左下方的一名文士問道。

    “攸有一策,只是需要二公子,方能成事!”

    這名文士不是別人,正式袁紹從小的玩伴,許攸許子遠。

    此番袁紹起兵討懂,許攸看到了自己飛黃騰達的機會,可眼下的結果,卻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不過,既然拜了袁紹為主,他這個謀士,當然是要盡心盡力的出謀劃策了。

    “子遠還請名言!”說著,袁紹起身,向著許攸一拜。

    只要能夠回到渤海,他袁紹就能東山再起。

    管他什么韓馥不韓馥的,冀州必然是要歸于自己的統治之下。

    “公孫續、劉寵!”許攸笑著說出了答案,袁紹這一拜讓他十分的享受。

    聞言的袁紹一愣,萬萬沒想到許攸給出了這樣一個答案。

    劉寵屯兵與陽夏,目的就是為了給公孫續供糧,因此整個聯軍中,唯獨公孫父子是個例外。

    不僅不從袁術哪里分領糧草,甚至還有能力接濟孫堅等人。

    可從面子上來說,袁紹是不情愿拉下這個臉皮的。

    畢竟他還是聯軍的盟主,雖然這個盟主已經沒有了多少兵馬。

    “二公子與公孫續交好,主公亦是不差。”許攸先是說明了三人之間的關系。

    相對于袁紹來說,袁術更親近與公孫續一些。

    端起了身前的酒杯,許攸一飲而盡,而后繼續道:“此事,只需二公子出面即可!”

    袁紹點了點頭,許攸的法子十分的巧妙。

    既顧忌到了自己的面子,而又買了個人情給袁術。

    說實話,他們兄弟二人斗來斗去,還不就是為了爭自己的面子。

    當下,為了大局,袁紹覺得與其低聲下氣的去求外人,還不如去求袁術。

    后世有句名言,說曹操,曹操到。

    這不,許攸的話語剛落,袁術便掀門簾而入。

    每每的睡了一覺,袁術的臉色好了許多。

    “公路,何不好好休息?”見到袁術進入,袁紹瞬間轉變了角色,一臉的關切之情。

    突入起來的一幕,讓袁術極不適應,盯著袁紹看了半晌,最終才確認袁紹并不是逢場作戲。

    “某以無礙,只是糧草…”袁術話說了一半,糧草大營被焚毀,他這個督糧官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原本,袁術已經做好了被袁紹指著鼻子大罵一頓的準備,可眼下,貌似袁紹并沒有表現出任何惡意。

    “哎!某等一心為國,卻不想落得如此下場。雖然救出部分糧草,最多七日之用。”

    袁紹雙手一攤,完全沒有追究責任的意思,反而讓袁術心安了不少。

    打仗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此次丟失了大軍的糧草,若是袁紹心狠手辣,殺了袁術也不為過。

    “某有一法,可解燃眉之急!”

    袁術再次開口,再來找袁紹之前,袁術與自己的身邊的謀士已經商量過了。

    如果要逃脫軍法處置,必須想出可以解決糧草問題的辦法。

    聞言的袁紹一愣,這還是他所了解的那個袁術嗎?

    “子衡退兵陽夏,陳王劉寵屯糧頗豐。某親往借之。”

    此言一出,連許攸都有些愣了。

    這可是他費盡心思才想出的法子,沒想到袁術這個標準的二世祖居然一口說出。

    見此,袁紹轉臉一笑,原本還想求著袁術前去,這下自己連求都不用求了!

    “如此,公路休息一日再出發不遲!”袁紹笑著言道。

    然而,袁術顯然沒有打算休息的意思,于是便起身一拜道:“糧草大事,事不宜遲,某這就領兵前去。”

    語畢,袁術快步出了大賬,心中暗自竊喜“還是子衡賢弟有心,否則這次還真就創下大禍了。”
彩经网湖北快三综合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