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把系統安排了 > 第二百零一章 同伴
    范北通過大白的視角,看著它走出院子。

    院外是一處山谷,有著一條柏油公路通向外面。

    但此時,大白并沒有沿著公路走,而是徑直對著太陽所在的方向走。

    它要去的地方,寶劍系統也不知道,甚至連它自己也不知道。

    范北只是從寶劍系統和天狗系統那里知道,神秘聲音讓大白一直朝著有太陽的方向前進。

    嗯,這是個人造的洞天世界,看來太陽就是通向競技場的出口。

    這很正常。

    果然,當大白走出幾百米后,堪堪要撞到山谷的峭壁之時,陽光突然熾烈起來,一道光芒照在它的身上。

    整條狗,就從峭壁之下消失。

    范北閉上眼睛,不再窺視外面。

    “哦,你醒了,”他的腳下,一個鐵球開口道,“大白這回可是慘了。”

    鐵球自然是小白,此時語氣里全是唉聲嘆氣。

    “為什么?”范北直接問道。

    “它把事情告訴我了,我想起一個傳聞,在我們那里,有些大尊就喜歡從低等世界里選拔智慧生命,培養一番后,互相廝殺比拼,以此下注取樂,生還者的要求十分苛刻,并非你勝了就能回來,而是要取得某個大尊的歡心。”小白唏噓道。

    “對大白這種魅力很高的家伙來說,應該挺簡單吧?”范北反問道。

    “事情可不是這樣,大尊們的口味千奇百怪,它這種極為符合正常人審美的家伙,反而容易遭到敵視。”小白嘆氣道。

    “那這些大尊的比格也太低了點。”范北搖頭道。

    “愚蠢,你不要拿你們神話中的仙人和我們世界的真正大能相提并論,在混沌和廝殺中成長起來的至強者,千奇百怪才是正常,你們的傳說是按照人性來塑造的,完全不能用它們來推測我們世界的上位者。”小白訓斥道。

    “那你倒是說說,都有什么千奇百怪,好讓大白做好準備。”范北反問道。

    “呃,這個我也沒見過,畢竟我只是個小嘍啰,”小白支吾道,“總之我只是聽到一些傳聞,正確不正確,你們自己負責。”

    “傳聞總比一無所知來得好。”

    “那好吧,有些大尊偏好那些死戰者,對他們青睞有加;有些偏好跪地求饒的,有些喜歡勇猛的,總之上戰場之前,要選好自己的作戰風格。當然要是有門路,得知觀戰者是誰,那樣最好。”

    “要是有門路,誰還會參加這樣的競技?拿生命去取悅別人,這是真舔狗才有的專屬。”范北搖頭道。

    “那就得拼臉,賭上一把,總之,這可不是什么公平的戰斗。”小白無奈道。

    一人一球談話間,外面傳來一些聲音。

    “白兄,你果然來了。”這是那名勇士的聲音,只聽得這聲音頗有些衰老,而且很有些宗師的風度,看來是自覺不自覺地將地球上的風格給帶來了。

    “哦,是你啊,認識很久了,我還不知道你叫啥……”大白訕訕道。

    “無妨,”勇士唏噓道,“畢竟狗也不需要知道飼養員姓什么。”

    “抱歉,主要是我們相處時間太短了。”

    “嗯,我自己的本名連自己都快忘了,只知道姓張,你就叫我張三好了。”勇士自我介紹道。

    現在的他,終于有點資格說出自己的姓了。

    以前,他哪里有資格這樣自我介紹?還不是別人呼來喝去。

    “張老哥,你看咱們都是一個地方出來的,你可要多照顧照顧我。”大白趕緊說著。

    范北聽到這里,心想,還不知道誰要照顧誰。

    他向外看去,只見眼前是一個不大的休息室,裝飾簡單,只有普通的桌椅板凳。

    房間里暫時只有一人一狗。

    一個頭發蒼白的老頭正坐在椅子上,面容依稀有些熟悉。

    范北分辨出來,正是那位勇士。

    這位自稱“張三”的勇士,真正度過的歲月,超過了上百年,現在看起來只有六七十歲,顯然修煉到七階,還是大有好處的。

    而范北自己真正度過的歲月,大概也就三十年不到。

    畢竟他的身體一直沒有進入過洞天世界,故而不會衰老。

    如果放在其他人身上,完全可以享受長生不老的待遇。

    身體在現實世界,意識借助替身在洞天世界吃喝玩樂,一天就是一年,至少能在洞天世界浪個幾千年。

    但他不行,他是系統制造者,怎么能只有這點追求?

    此時,張三聽到大白的懇求,憨厚地笑笑:“那是當然,沒有老兄你,老張我還熬不到今天。”

    “很好,咱們一定能活到最后的。”大白自信道。

    張三聞言笑笑,然后長長地嘆了口氣。

    他覺得自己走到這一步,人生已經完美了。

    熬過末日,又多活一百多年,有過苦痛,有過舒暢,甚至兒女都偷空出去生了一堆。

    在這個世界,他有時候都差點忘記了自己地球人的身份,忘記了自己其實擔負著很多任務。

    好在派遣者沒有真正約束過他,大概是擔心觸動神秘聲音。

    因此他在熬過前期發育,成為一個中階武者之后,就開始舒服起來。

    如果不是擔心那神秘聲音,他恐怕不會回到洞天世界,突破到七階,而是直接在外面的現實世界,一直活到老死為止。

    “真是羨慕白兄,你好像和我一般年紀,怎么心態仍然如此年輕?”張三突然詫異道。

    不都是說狗老得比人快么?人活三年,狗其實是過了半輩子。

    這條大白狗,怎么看起來越活越年輕?

    不,是越來越天真。

    它真得很傻,這是什么地方,還想拜托自己照顧它?

    自己看似一個七階高手,但在這些地方,不過是大一點的螞蟻,能在玻璃觀賞柜里,多蹦兩下,讓觀看的小孩子們開心一二。

    張三看著不大的休息室,浮想聯翩。

    而在這時,休息室中,又突兀地多出三個人來。

    中年男人站在中間,一對年輕男女跟在左右。

    當他們看到一個老頭,還有一條狗在休息室中,中年男子眉頭一皺。

    “糟糕了,怎么是這樣垃圾的搭檔?看來這回慘了。”那個年輕男子率先叫嚷起來。

    “穩重點,有胡叔叔在,這次肯定也沒事。”年輕女人訓斥一句。

    中年男人沒有理會同伴的叫嚷,而是上前招呼。

    “兩位怎么稱呼,看樣子,都是第一次來吧?”

    “咦,你真厲害,怎么知道我們是第一次來的?”大白好奇道。

    張三嘆氣,蠢狗,人家只是疑問句,你這一開口,就坐實了對方的猜測。
彩经网湖北快三综合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