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我真的是宰相兒子 > 第244章 安心工作,閑暇碼字
    今日意義重大。

    就在這個張子文親手建立的小鎮里,已經度過了這身體十八歲生日的一半。

    并沒有大張旗鼓,事實上就連劉光世徐寧都不知道今日是張子文生日。只有李惠子和四九知道并給少爺慶生。

    李惠子去食堂要求了雙份紅燒肉,若是以前會讓食堂的婦女們很為難,但現在日子好過了許多,愛裝逼的許志先加大了對食堂的補貼力度。

    早就人不夠了,現在幾乎人人有工作,于是水邊食堂的免費供應已經成為了歷史。

    菜也好了許多,在食堂吃飯要花錢(張子文例外),包括小孩子都要花錢。不過海軍對食堂有補貼,菜不錯也很便宜。

    小寶是一只有良心的半野貓,平時很少見到它,不過它像是知道張子文的生日,今日也出現了,咬著一條魚來送給張子文。這不是它偷的,它現在水性很好,是去河里抓的。

    除此外,蒸汽機研究所也給小張準備了“生日禮物”。

    十天開始組裝調試的第三號冷凝蒸汽驗證機,經過諸多前期工作和準備,繁忙的去小毛病并調校,也于今日正式下線并請張子文參觀。

    老沈無比激動的拽著張子文、前往車間的路上眉飛色舞。

    不過吹噓少傾后又有些尷尬,“相公,這算是海軍的一個小里程碑,卑職還通知了許志先老爺,請他來參觀剪彩,但沒得到明確答復,他說有時間就來,但不一定來。”

    “你想多了,他不會來。在他眼里這些是奇技淫巧,燒錢的紈绔行為。之所以沒把項目砍了,是用我這張老臉頂著。”

    張子文說道,“他現在家大業大,紅火了,天天應酬,主要精力花在和蘇州互動,和朝廷扯犢子上。一把手就這德行,他怎么會關心一臺讓他虧錢的機器。”

    沈任飛神色古怪,卻不說話。

    老羅畢竟打鐵出身,性子要剛一些,憤憤不平:“相公主政時期不是這樣的,有哪個事不是您親力親為?”

    張子文加快腳步道,“你不想被他抽的話,記得禍從口出。我是對的,但不意味著他是錯的。一定程度上他已經給了我們面子,并且以他的風格和蘇州與朝廷扯犢子,對海軍其實沒壞處。”

    沈任飛道:“相公也會做他這些事,做的不比他差。”

    張子文卻道:“實事求是的說,這類事他比我行。我這德行是改不了的,每次和那些人接觸就見不慣,就想打仗而不是談。鐵頭的人,他見到前面有什么,不是會開的,而是想一腦殼撞過去試試硬度。這好不好呢?”

    “那要扯開來分析。于原始積累困難時期,沒我肯定不行,但咱們兇不了一輩子。那么有了些家底后,拖家帶口的顧忌就多了,就要盡量廣積糧緩稱霸,而這個工作,在我仍舊是門神鎮住了海軍的時期,理論上許志先能做的比我好。”

    張子文這既是維穩也是協調組織關系,再道:“你們若信我,便要收斂對他的抵觸心理。相信我,他現在處于慫了半輩子卻忽然打贏了,人人給面子,是驕兵狀態。就像剛剛學會、并能熟練騎馬的半桶水一樣,這群人的馬速一定是最快的,是橫沖直撞的狀態。人性和宇宙規律決定了誰都有這樣的時期,這是最剛的時候,所以這就是我放棄在昆山辦公的原因,你們若于這時期在他面前裝逼,肯定是吃虧的。”

    接著又道:“我不是斗不過他而是沒必要,現在是我的冬眠期,若把他整走,新來的人絕對不會比他好。海軍就要經歷更大陣痛,這其實就是他許志先對海軍的作用。”

    劉光世,劉光頭,徐寧,沈任飛以及老羅等人,全部驚為天人,此外也有些懵逼,覺得他變得很不局座,難道是傳說中的新境界?

    之所以聯想到“新境界”這詞,是因為大魔王最近事務不多,也不愛去昆山開會扯犢子,閑著沒事就在這邊連載評書,撰寫了本《肥貓傳說》,豬腳是一只肥貓。

    《肥貓傳說》講述了戰斗貓的一生。

    怎么從絕脈廢材被母貓退婚,怎么爬樹摔傷,怎么不被貓族待見,怎么遇到了傳說中的“張爺爺”教它天級《求敗心法》。

    有天,肥貓進入新的境界就開始裝逼。身懷絕技的它混跡在一艘船上,這艘糧食已經不夠的船面臨著極大隱患,已被無數黑惡老鼠實際控制。哪只懷著理想又漂亮的母貓一邊著急,一邊卻不待見肥貓。

    最后,母貓就被大老鼠拖走了……

    這個故事一經連載就熱鬧了,現在最流行的關鍵詞是“突破,新境界”。

    幾乎人人都喜歡這個話本,就連劉光世也很小白的姿態天天等著更新。傳到蘇州時被人笑掉大牙,秀才們覺得局座這根本就是流水賬,哄孩子的,整個一本肥貓的練功日記。根本沒啥文以載道以及核心思想什么的。

    但架不住人氣強悍,現在不少孩子哭著喊著的讓他們父母領著、專程從蘇州來昆山段的水邊聽故事。也有許多說書人來洽談購買版權,用于在各自的茶坊“轉播”。

    之所以他們不盜版,是因為局座惡名在外。

    現在連載到漂亮母貓被拖走,結果遇到今日生日,大魔王就不更新了,等得人心焦。

    這就是局座這陣子干的那些事。

    進入蒸汽機研究所前,劉光頭湊近低聲道:“所以今日到底還有沒有更新?”

    “沒有啦,今日少爺我過生日又視察工業,不更新了。”

    張子文說完走了進去。其他人還好,四九和劉光頭相比是最小白的,急的想抓墻……

    三號機運行現場。

    測試下來峰值功率在預估內,摸到了25個馬力的邊緣。

    至于使用壽命還不知道,等待后續測試。

    現有工藝畢竟有局限性,提升明顯沒有二號機那么大了,等什么時候付出的代價較大,提升較小時,那時就是這套工藝的盡頭。用現在流行的武俠術語說就是:這套心法級別太低,只能走到這個境界。

    并且老羅和沈任飛已經給張子文交底:遲早要擠牙膏。

    現在算起,已經在這套工藝后面舔了兩個+。那么偏于樂觀向的推算,工藝不更新,架構設計不變的話,會在四號機時候走到盡頭:半輸出狀態下的壽命約莫900小時,功率站上30馬力。

    這個數據是個偏樂觀的中軸,上下挪動不會太大。

    不過所謂制造一代研發二代。

    好在第二代冷凝蒸汽機早就立項了,至現在,已經結束了前期的設計和準備工作。正式進入了試產環節。

    這注定是燒錢的路,第一代蒸汽機只是噱頭,是實驗室產品。

    不到一千小時,三十馬力的機器。許志先絕對不會批準采購。

    那就注定了這只是拜師學藝的投入,不能說失敗,但也不能對第一代不成熟的機器寄托太大希望。

    今日是局座的生日,也是第二代汽缸的試產。

    于是參觀了三號驗證機運行后,巡視組又去了301所那邊。

    老羅手下真有一群不錯的磨具師。

    眼看著那個被他們修建的還算可以的沙模被注入新改良工藝煉化的鐵水,直至逐步冷卻定型。

    修建沙模時倒是相對容易,但拆除很麻煩。

    技術工人開始在外部小心翼翼,掌握著適合的力道敲沙模,因為害怕損害到汽缸。

    汽缸內圓則更難拆除。

    有人建議讓他們工作,明日再來看,張子文卻不走,要等著看。

    眼見這效率實在太低,不過這個辦法太慢太麻煩,試產階段用于驗證可以,但也太考工人的個人技術。

    譬如現在,哪怕工人再小心,也難免在拆除工作中,造成材料強度不夠的氣缸一些很難修復的幾何變型。

    是倒是哪怕有少許的變型,總體上的幾何完美度肯定高于第一代的設計。

    是倒是張子文也沒有完美強迫癥,但這問題總要解決,提高效率還是其次。張子文的目的是,讓并不需要程度太高的工人,也能參與到汽缸制造中,并產出相對規整的產品。

    只要測試了證明這思路,這套工藝下的氣缸強度暫時達標。那么鏜床的研發,就要提上日程。

    初代鏜床的設計不復雜,會很簡單。真正的瓶頸還是在材料和工藝。

    做是一定可以做到的,材料強度并不會成為很大問題,譬如齒輪的抗屈服強度不達標,則可以利用速比來減壓。環節越多,距離受力點跨度越大,則工人的做功效率逐步損耗。但畢竟能用。

    關鍵在于鏜刀的強度和使用壽命。

    不過現在看汽缸材料弱的一逼,要吭得動汽缸并不需要天級神兵。

    現在海軍自產的焦炭正在接近完全體,含硫已經相比去年大幅降低到了可接受范圍,那么依托焦炭的火力,親自讓老羅出手鍛造鏜刀,雖然相比大宋世面上那些收藏級的神兵還有距離。但是吭了汽缸應該是可以的。

    現在,就等著最后觀測。

    最終從早上等到晚間,生日就是這樣過的。

    好在,后面老羅以非常負責的技術大能語氣立正匯報:“好叫相公曉得,經過模擬工況測試,能用,現在的冶煉技術勉強可以支持。”

    張子文算是吃下了定心丸,又問:“預估中的運行效率,相比第一代三號機如何?”

    “額……”老羅尷尬了起來。

    沈任飛偏于保守的道:“上代就算設計很落后,幾何形態不完美,但畢竟是群策群力的鍛造工藝。想都不用想,二代機出來強度大幅低于一代機,不過考慮到更完美的幾何形態,能讓機器受壓更均勻,整體性更強,預估經過改良后,壽命會接近第一代機器,相差不會大。”

    張子文便開始有些臉黑,“這也叫升級?叫代差?”

    老羅不變通的道:“就算相公不服,在下仍舊維持這是代差的結論。考慮到以鑄造代替鍛造,已經是流水作業雛形,效率大幅提升就意味著成本降低。以效率翻倍為錨,換來差不多的使用壽命,以及更強的馬力,這就是代差。”

    張子文之前是過于激動而吐槽。

    事實上老羅說的道理張子文當然懂,唯一的槽點是使用壽命還略有降低。

    但畢竟大幅便宜了下來。另外就是功率參數會更好這是絕對的,因為設計上架構變了,采用了磨具生產,幾何形態和整體性比之前有很大提高,蒸汽機么,漏氣越少當然效率越強。

    甚至,還要有意擴大間隙來釋放掉部分功率。因為眾所周知,功率大到一定程度,材料強度不夠的話,于局部真空的那個時候,機組將被直接壓成為一堆廢鐵。如果是高壓蒸汽機,那當然就爆了。

    想明白后張子文宣布:“材料學才是真正的工業王冠,301所要想盡一切辦法研究材料,另外我批準少年軍擴招,現在依托我連載的故事,從蘇州忽悠了不少小屁孩為信徒,條件適合的話招生就很容易。301所要在少年軍中級班,開設材料學專業。”

    沈任飛和老羅面面相視。

    沈任飛是有點羨慕嫉妒恨。眾所周知,皇家海軍旗下三個事業所,原本都是親兒子,結果領導換了后全尼瑪變私生子。

    就在這樣資源本就有限的情況下,現在大魔王說301的項目才是王者項目,給與了很大傾斜?

    那么新任海軍大臣許志先撥給大魔王燒的經費,是捏著鼻子恒定的,傾斜了301所,老羅他們就變成嫡子了,其他比私生子還再降一級。

    事實上這些東西總是會尷尬的,一碗水永遠不能抬平,后續還有不少工作要做。這也算是張子文崗位在這里的作用。
彩经网湖北快三综合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