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奇跡的召喚師 > 1956 仿佛能到永遠
    “呼...”

    離開了牢房以后,瑪修才宛如從水中出來一樣,舒出一口氣。

    “總算把那些話帶到了...”

    瑪修便完成了自己身為加拉哈德的最后一件使命一般,露出了放心的表情。

    雖然瑪修不知道蘭斯洛特最后會怎么選擇,但不管怎么樣,能做的,瑪修已經都做了,接下來就不是她能左右的狀況了。

    即使瑪修已經很努力。

    “如果是前輩的話,一定能夠做的更好吧?”

    瑪修禁不住這么想了。

    就在這個時候...

    “不,我做的一定沒有你好,因為我終究只不過是旁觀者,不像你一樣有說服力哦?”

    當這樣的一句話傳入瑪修的耳中時,瑪修連忙抬起頭,看向前方。

    只見,在前方一棟建筑物的墻邊,羅真不知何時出現在那兒,靠著墻,望著瑪修,面帶笑容。

    “前輩!”

    瑪修眼前一亮,幾乎是下意識的跑了過去。

    “怎么樣?事情辦完了嗎?”

    羅真似笑非笑的對著瑪修問出這么一個問題,讓瑪修停下腳步。

    “你都知道了啊?”

    瑪修就有些怔然。

    “嘛,猜都猜到了。”

    羅真聳了聳肩。

    這的確不是什么難猜的事,哪怕不用〈高速思考〉和〈分割思考〉都能推測得出來。

    所以,在貝德維爾那邊的事情結束,又在街上和靜謐聊了一會以后,羅真恰到好處的來到這里,像是算準了時間一樣,剛好和從牢房里出來的瑪修碰面。

    瑪修頓時對羅真投以仰慕般的眼神。

    “果然,什么都瞞不過前輩。”

    瑪修似乎就將羅真的形象給神化了。

    但在瑪修的心中,羅真本來就很厲害,以前就已經相當厲害了,只是有時候會比較沖動和孩子氣而已,現在更是幾乎無所不能,性格也變得更加成熟,讓瑪修無數次為之心跳加速,迷戀不已。

    當然,瑪修自己還沒有意識到這份感情。

    這個少女還是那么純粹,沒有一絲污垢。

    正因如此,在羅真心中,瑪修才是特別的。

    羅真便來到了瑪修的面前,伸出手,很是自然的牽住她。

    “前輩...”

    瑪修俏臉不由得一紅,心跳再次不爭氣的加速了。

    這一次,羅真回到迦勒底以后,與瑪修之間的很多互動就變得極為自然又親密。

    那種肆無忌憚的親密,讓瑪修常常都有些吃不消。

    以前,兩人雖然也很親密,但那與其說是親密,不如說是形影不離,很難出現這么曖昧的氛圍。

    可這次羅真回來以后,他看瑪修的眼神以及與瑪修之間的互動,和過去就完全不一樣了,讓瑪修既有點不適應,又有種羞澀不已的感覺。

    羅真卻好像沒有察覺到這一切一樣,一邊牽著瑪修的手,一邊伸出另外一只手,溫柔的為瑪修撫平劉海。

    “這樣一來,我們該做的事情就已經都做完了,剩下的就看明天了。”

    聞言,瑪修才摒除了害羞的情緒,深吸一口氣,點了點頭。

    不過,瑪修還是問了一個問題。

    “我們能贏嗎?前輩?”

    瑪修就略微顯得有些不安。

    不,這股不安,也許一直都存在于瑪修的內心吧?

    只要戰斗一天沒有結束,瑪修就會一直不安下去。

    對此,羅真斬釘截鐵的回以一句話。

    “當然,我們必贏。”

    羅真沒有一絲猶豫的回答。

    “即使對手是神靈?”

    瑪修注視向羅真。

    “即使對手是神靈。”

    羅真微微一笑,語氣沒有出現任何的變化。

    羅真就這么凝視著瑪修的眼睛。

    “你要相信我,瑪修。”羅真便以平靜的語氣,道:“我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有著充分的力量和你一起,取得勝利。”

    與獅子王的一戰,羅真就沒想過輸。

    畢竟,上一次的交手中,羅真還沒有拿出全力。

    雖說獅子王也沒有拿出全力,可比隱藏力量,羅真依舊有自信可以贏她。

    現在的羅真就即使是面對冠位都不懼,哪怕是過去曾經視為最高端力量的戰略級,這種程度的戰力,他想召喚多少就有多少。

    因此...

    “我們一定會阻止獅子王的野心,把第六特異點給完全修復。”

    羅真繼續撫過瑪修的劉海。

    “到時候,一共七個的特異點之中,我們就只剩下最后一個特異點沒有修復而已了。”

    “等到把第七特異點也修復,人理就會重新奠基,人類史亦是會被重新挽救回來。”

    “我們離完全勝利,便只剩下最后的一步之遙。”

    羅真的聲音緩緩傳入瑪修的心間。

    “之后,我也會想辦法讓你的身體恢復健康,讓你可以離開迦勒底,到外面的世界去。”

    “那時,我們會一起去看天空。”

    “那時,我們會一起去看大海。”

    “我們可以去草原上騎馬。”

    “我們也可以去湖泊里劃船。”

    “只要是你想去的地方,我都會帶你去。”

    “所以,相信我吧。”

    聽著這一句句的話語,瑪修感覺自己的心都像是注入了暖流一樣,變得熱乎乎的。

    瑪修便不僅憧憬了起來,想到了羅真描述中的一幕幕畫面,不知不覺間,竟是有些癡了。

    如果真的能夠那樣,那該多么的美好?

    即使現實告訴瑪修,這些都是很難實現的事,哪怕人理重新奠基,人類史被拯救,壽命不長的她都理應無法享受到這些才對,但瑪修還是忍不住妄想了起來。

    從未見過天空,一直都被禁錮在迦勒底內,哪怕是到特異點內都只能看到有著不可思議的光帶的天空的瑪修,就想看一次真正的藍天。

    若是能夠實現這個愿望,乃至實現羅真口中所說的每一件事,那么,瑪修覺得,屆時,自己一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有鑒于此,瑪修脫口而出。

    “我相信你,前輩。”

    這句話,瑪修說的是那么的毫不猶豫。

    那姿態,真的令羅真愛憐不已。

    “瑪修...”

    羅真撫著瑪修劉海的手便不由自主的下移,在其唇間撫過。

    眼神,變得充滿了侵略性。

    “前...前輩...?”

    瑪修的聲音不由得變得有些顫抖了起來。

    下一秒鐘...

    “嗚...!”

    瑪修瞪大了眼睛,發出不知所措的聲音。

    只因為,她的嘴唇已經被羅真給堵住,牙關亦是在瞬間被撬開,令得小舌頭都在頃刻間被大舌頭給俘虜。

    “嗚...啾...”

    瑪修不知所措的聲音就一直在月夜下回蕩,腦袋則變得一片空白。

    羅真卻不管不顧,像是內心的情感徹底爆發一樣,擁著瑪修,盡情的享受懷中少女的唇香。

    夜晚還很長。

    少年少女就這么一直擁吻著,仿佛能到永遠。
彩经网湖北快三综合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