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地球求生指南 > 759、單刀赴會(中)
    被新的鳳皇戰甲帶到了一個很奇怪的地方,在戰甲把他扔出來之后,他才意識到自己到達了一個什么地方,這里就完全是一個關于數學的領域,沒有任何文字,所有的東西都是以數字和一種他沒有見過的符號特征表現出來的,他觸動的任何東西都會帶來連鎖的反應。

    “我的媽呀!”

    王子看了一圈,終于意識到這里是什么地方了!這簡直可以說是數學家的天堂了,或者換句話說就是一個完全以數字構成的空間,里面的每一種形態都會出現相應的數學解釋,哪怕是走路帶起一陣風、哪怕是在桌子上按下一個肉眼不可查的變形、哪怕是水流帶起的風、哪怕是聲波引發的震蕩。每一個變化都會引起數值的變化,換句話來說,所有的事情都已經用另外一種……另外一種近乎無法用現有人類的語言體系來形容的東西來體現了出來。

    “這個世界已經被世界的本來面目所覆蓋,你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已經被解析出來的變化,而還有大概百分之九十三的形態變化沒有被解析,其中包括所謂的因果,你每天可以使用兩個小時,兩小時之后會自動將你驅逐出去。”

    薩塔尼亞的聲音響徹在周圍的空間里,而在它聲音出現之后,周圍的數值也隨即發生變化,王子敏銳的發現了這些數據,然后滿臉興奮的走到一臺可操作的計算機面前,開始錄入數據,然后進行公式驗算,就是瞬間就從探查狀態進入了工作狀態。

    而此刻的谷濤仍然還趴在陽臺的欄桿上,喝著酒,目光渙散。

    “終于出動妖靈了。”谷濤小聲對旁邊的狐貍醫仙說:“我回去之后,可能要閉關一陣子了。”

    “怎么了?”

    “我頓悟了。”

    頓悟?狐貍醫仙完全聽不懂谷濤說什么,反正他說是頓悟了,至于哪里頓悟了,她不知道,但她知道外頭打的賊熱鬧,很多超能力者和妖靈都已經偷偷摸摸的出動了,給對方造成了極慘烈的傷亡。

    “那邊好刺激啊,你去看看嘛?”

    “去唄。”

    谷濤帶著狐貍醫仙從房間上翻下去,趁著夜色進入了雙方交戰的核心地區,這里應該是個酒窖,但現在已經打得沒有了原來的樣子,除了幾個超能力者和妖靈在互有攻守之外,其他人真的沒有任何再去開槍了,不但無效還會暴露自己的位置,看上去可以說是索然無味。

    “你有點激情好不好嘛。”

    “真的沒意思。”谷濤興致缺缺的說:“之前被你提醒之后,我突然想到了一件能讓我絕對興奮的事情,所以我現在真的沒別的心思了,不過還是得陪你玩完這一圈。”

    谷濤說完,走到房頂上,對著狐貍醫仙笑了笑,接著直接從另外一條路走了下去。而完全不知道情況的狐貍醫仙只能跟著他一起跳了下去,邁著輕盈的腳步跟隨在谷濤的身后。

    而正在這時,他們出去的那個巷口進來了一堆人,看來是某一方的增援,他們看到谷濤和狐貍醫仙之后,二話不說掏槍射擊,但谷濤卻連眼睛都沒抬一下,護盾就直接將所有的子彈截停在了他面前三十厘米的位置,接著小玉剛要動手,他卻伸出手攔住了她,不過還沒能等小玉發出疑問,四號就像個幽靈一樣的出現在了谷濤身側,這顯然不是男版的四號,而是女性型號。

    她手上拿著一根短棍,雙眼不斷閃爍著信號指示,在迅速鎖定人數之后,它突然消失在了所有人的面前,接著這些黑衣人就像被鐮刀割下來的麥子一樣一批批的倒在地上哀嚎。

    沒有下達致死命令,但被四號打一棍子之后如果不在醫院躺上一個月那肯定是走不脫的,而谷濤則是背著手邁過了面前這些人,似乎好像他們都不存在一樣。

    小玉一邊看著地上的人,一邊打量著谷濤,不知不覺發現他已經走到了巷子口,小玉趕緊邁著小碎步跟了上去,而全程她都沒有看到剛才那個女人。

    一個獵食生物的本能就是可以體會到別人是否強大,但說實話……小玉剛才甚至沒有感覺到那個女人的存在,而從她的身手來看,這個人應該就是谷濤的保鏢,可是這個保鏢……自己甚至從開始到現在都沒有發現過她的存在,這是怎樣的存在?

    之前在基地里的時候,小玉不是沒有見過那些強大的存在,但這種完全沒有氣息的存在是她想也不敢想的,自己可是只狐貍呀。狐貍!那可是最強大的獵手之一,但從始至終都感覺不到別人的氣息。

    好可怕的。

    “等等我呀。”

    小玉輕盈的跟上谷濤:“你感覺有點心不在焉。”

    “嗯。”谷濤點上煙:“我在想事情。”

    狐貍不問他想什么,因為自己只是個醫生而他還是個怪人,問了之后他哪怕解釋了也聽不懂,所以跟著他走就行了。

    走出巷子,外頭有警察在探頭探腦,但更多的是是整裝待發的黑手黨成員,他們當著警察的面掏出武器,絲毫沒有恐懼,而谷濤也不在意,只是靜靜的從他們的包圍圈中穿過。

    有人想攔,但卻被上級一點的領導給一巴掌扇了過去,就這樣谷濤從一百多個黑西裝中穿行而過,甚至沒人敢喘一口大氣。

    那個氣魄和風度,真的是帥炸了,真的……小玉突然發現,自己明明是安排他來體驗扮豬吃老虎的,但最后卻生生被這個奇怪的家伙給帥到了。

    畢竟所有的電影都不敢這么拍的事,就這么活靈活現的上演在了他的身上,那種教父范兒、那種視人若無物的眼神,真的是只有那種長期的身居上位者才能夠擁有的。

    狐貍醫仙認為,有些人的高冷、兇悍和霸道都是裝出來的,骨子里其實還是透著一種小家子氣,那種市井小民的斤斤計較還是會在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看著讓人生厭。

    可是身前的那個家伙,他一切的無賴、油滑和下流其實才是偽裝,小玉終于知道他身上的違和感出自哪里了,作為對別人最敏感的狐貍,她其實是能感覺到谷濤身上的別扭的。

    但長久以來,她都不知道這種別扭的感覺出自哪里,不過今天她終于明白了。她看過不少電影電視劇和了,人家那種扮豬吃老虎的特征在谷濤身上全都沒有體現出來,什么冷冷的眼神、什么霸道的語言、什么不屑的微笑,統統沒有。

    他就只是說了一句沒興趣,然后就再也沒把眼前的任何人當成人了。那感覺,真的是……難以形容,就好像這些人根本就不被他看在眼里,睥睨天下。

    這大概才是他本身的性格,極端的自負和極端的驕傲,明明平時像個混混,但骨子里卻是個帝王,這種反差讓人意外卻不突兀,這就很神奇了。

    “你是不是精神分裂啊。”

    小玉快步走到谷濤的面前,瞇著眼睛看著他的臉:“身體里有好幾個人格擰巴在一起,隨機調用。”

    谷濤側過頭看了她一眼,輕笑一聲:“對。”

    而話音剛落,小玉突然發現周圍電線桿上站著一個人,正居高臨下的看著谷濤,她本能的開啟戰備姿態,但谷濤卻抬抬手制止了她,仰起頭看了一眼,面無表情的說:“你快點,出手然后去死。”

    電線桿上那人一個跳躍高高躍起,露出猙獰的笑容和一口大白牙沖向了谷濤,而谷濤則只是看了小玉一眼:“回去吧。”

    “你在被人襲擊哎!”

    小玉剛準備迎戰,突然一道影子在她眼前一閃,天上那個正奔向谷濤的人嗷了一聲就被撞飛了出去,然后再等他落地時,周圍已經站了七個奇怪的人了。

    四臺九號,兩臺四號還有一臺十一號,懸停在半空上,冷冷的盯著那個被撞在地上的人。

    谷濤一揚手,所有的仿生人以可怕的速度沖下來,對準那個奇怪的人一通拳打腳踢,真的是暴打……小玉想回頭看,但卻被谷濤用手遮住了眼睛。

    背后的慘叫聲傳來,而谷濤卻看都不看一眼,現在真的是什么臭魚爛蝦都敢招惹他了,柿子就挑軟的,怎么就不敢跟旅長干一架呢。

    回到休息的地方,谷濤坐回自己的房間,開始遠程和王子通話,而小玉則端著一杯咖啡想著剛才看到的場景,因為她怎么都想不明白,面前這個奇怪的男人到底是在用什么姿態和別人相處。

    里的王霸之氣不應該是這樣的,那應該眼睛瞪得像銅鈴射出閃電般的光芒,耳朵豎得像天線,滿身精氣爆炸,冷冷的說上一句“就憑你”然后一刀將人斬殺馬下。絕對不應該是這樣的姿態,那種極端的平和以及淡定。

    用四個字來形容就是臥槽無情。

    對對對,還有那個眼神!特別是那個眼神,小玉對于這些東西接觸的少,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這個人很奇怪的,他不用正眼看別人,或者說看人像看畜生。

    哇……這真的是太帥了,難怪基地里那么多小姑娘喜歡他,還有那么多的妖靈喜歡他,能理解了。年少又多金、風趣又幽默、帥氣又冷酷,小姑娘最愛啊!

    小玉嘿嘿一笑,探過頭看了一眼正在那罵王子的谷濤,然后嗯了一聲:“老姑娘也喜歡的。”

    而谷濤倒是不知道小玉在琢磨他,只是在那按在王子在那罵,王子滿臉委屈,但的確是他的問題,因為很多數據他都弄錯了,而且都是低級錯誤,這個狀態被老師罵,他也沒的脾氣。

    “這個簡答的計算和證明,你居然能給我算錯?你還好意思說自己是天才?”谷濤在房間里來回走動著:“你先停一陣子,過兩天我會過去。”

    被這么說了一句,王子也挺委屈,畢竟這玩意真是純智商門檻,他覺得自己足夠聰明了,所有的東西他都能理解,但卻總是出錯,剛才他沾沾自喜的給老師匯報成果,但發現錯誤率居然高達百分之三十,這是個讓他羞愧的數據。

    “我知道了……”

    王子無奈的應了一聲,而谷濤也沒廢話,直接把通訊給掛了,而這時剛好一回頭看到門口狗狗祟祟的狐貍小玉,他側過頭看了看她,小玉顯然也看到了谷濤,尷尬的一笑,手背在身后滿臉賤笑的走了進來。

    “雖然說一個女孩很賤是不對的,可是你的樣子是真的賤,你要干啥?”

    小玉咳嗽一聲:“你知道我很窮的對吧。”

    “要錢?”

    “不是不是,我跟你什么關系啊,怎么能要錢呢。”小玉連連擺手:“我是這么想的……我有很多小姐妹對吧,她們可喜歡你了。”

    谷濤:“???”

    “我是這么想的,你拍照片給我,簽上名。然后我用你的照片換她們的果照,你想想……漂亮的狐貍精的果照,能賣多少錢!”

    谷濤思來想去一陣,覺得這個方法可能是犯法了……

    “不給。”

    谷濤搖頭:“要是缺錢你跟我說,我借給你都行。”

    “可是借了要還的!要還的!!!”

    她這是說的什么話……

    “醫學院還有兩個禮拜要開始試運行了,你別想這些幺蛾子了。”谷濤嘆了口氣:“學區那邊基礎建設已經差不多結束了,你準備一下吧。”

    “真的?”小玉立刻就興奮了起來:“我要成教授了?”

    “嗯。”

    而谷濤卻沒有表現出什么激動,只是輕輕皺著眉頭,來到陽臺:“你現在知道了沒有,其實裝逼打臉這種事真的不適合我。”

    “嗯嗯嗯,發現了發現了。”小玉連連點頭:“我才知道為什么那么多小姑娘喜歡你。”

    谷濤撇撇嘴:“小姑娘再喜歡也沒有用啊,再陪你玩幾天,我就要開始投入真正的工作了,明天我帶你去玩個刺激的。”

    “咿……你說的好色情啊,你打算要有多刺激了啊?”

    谷濤斜著眼睛瞄了她一眼:“我覺得你真的是個騷狐貍。”
彩经网湖北快三综合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