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靈氣逼人 > 第九百零四章 特殊的審訊技巧
    “這里不錯,我們休息半個小時。”

    楚歌在一片布滿沼澤陷阱的腐殖質中間,找到一塊還算穩固的空地。

    這里四周都遍布著看不見的泥淖,追擊者稍有不慎就會陷入其中,而腐殖質上落滿的枯葉,踩上去又會發出“沙沙”聲,很容易提前察覺。

    楚歌將李心蓮博士丟在地上,稍稍松了一口氣。

    “沒關系的,歌莉婭女士他們沒這么快追上來。”

    楚歌對憂心忡忡的琥珀解釋,“歌莉婭女士他們是通過氣味來追蹤我——他們還以為我為了防御毒液炸彈,在身上噴灑了非常濃郁的樹汁提取物,只要順著樹汁的清甜氣息就能找到我。

    “但他們不會想到,我在鉆進叢林的剎那,就抓住三只兔子,將足足五罐樹汁提取物都噴灑到了兔子身上。

    “現在,這三只兔子在叢林里亂跑,就算歌莉婭女士和蜥蜴人史蘭手底下的叢林戰專家,也得抓好一陣子,才能反應過來吧?”

    琥珀眨眼,露出天真無邪的微笑。

    雖然沒有完全聽懂楚歌在說什么,但總覺得很厲害的樣子。

    而且,和楚歌在一起的感覺令她非常安心,好像楚歌絕對不會欺騙和傷害她一樣——或許,是因為前幾天的輸血治療,令雙方的血脈都融合到一起的緣故吧?

    “好了,我這里有些吃的,你可以先休息一下,就算你的血液里隱藏著再多奧秘,沒有能量,也無法激活的吧?”

    楚歌從背包里取出了天人組織的高能營養棒,自己也叼了一根在嘴邊,繞到李心蓮博士面前,蹲下來目不轉睛地打量著她。

    李心蓮博士像是待宰的羔羊般拼命掙扎,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順著電棍流淌出了大量口水。

    “你慢慢吃,我有些事情要問她,才能確定下一步的行動方向。”楚歌對琥珀說。

    琥珀揚了揚眉毛,指了指李心蓮博士的嘴,好像在問:“嘴堵著,怎么問?”

    “沒關系,我有特殊的審問技巧。”

    楚歌微微一笑,目光聚焦到了李心蓮博士的額頭上方,清了清嗓子,道,“蓮姐,我們開始吧,首先,你一定非常好奇,我從什么時候開始懷疑你的,是不是?

    “這個嘛,我可以告訴你,從剛開始接受‘龍象壯骨丹’的實驗,被細菌博士折磨得遍體鱗傷,又被琥珀的血液救回來之后,我對你就產生了懷疑。

    “道理很簡單,細菌博士對待我的方式,實在不像是普通的實驗體,而琥珀的血液中又蘊藏著神秘的自愈因子,簡直像是為了‘龍象壯骨丹’的實驗而生。

    “我這人有個壞毛病,不相信任何巧合,每當巧合出現的時候,我就知道自己肯定踏入了某人操縱的陷阱和騙局,只不過這次,陷阱瞄準的獵物應該不是我,因為我的出現完全是隨機的,那么,只有琥珀了。

    “既然琥珀是天人組織的目標,將琥珀帶到獅心大廈的你,自然是第一嫌疑人,很簡單的推理,是吧?

    “別激動,別瞪眼,我知道你想說什么,你想說這樣的推理實在太武斷了。

    “沒錯,我不會因為這么簡單粗暴的猜測就給你定罪,所以,最后準備大肆破壞叢林基地的時候,我也給過你機會,還記得我的原話是怎么說的嗎?我說,讓你和琥珀都乖乖留在原地,無論發生什么事都不要擅自行動,我一定會回來救你們的。

    “假設你的真實身份,真如表面掩飾的這么清白,只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古生物學家,而我則是三番兩次拯救你的‘救星’,你沒理由不聽我的話,不留在原地吧?

    “但是,就在我竄出牢房的大約五分鐘后,我發現你和琥珀竟然也離開了牢房,你們在迷宮般錯綜復雜的基地深處飛快前進,每次轉彎或者爬高上低都毫不猶豫,根本不像是驚慌失措地逃跑,倒像是早就知道逃生路線一樣。

    “別告訴我,你們是被守衛強行帶走,要知道那時候大批人質都已經脫獄,守衛正趕去暗河水閘攔截他們,而你們的前進方向明顯和暗河水閘相反。

    “最后,不算太意外的,跟隨你輕車熟路的腳步,我發現了隱蝶號的存在,嘖嘖嘖嘖,要知道叢林基地里的普通科學家和非戰斗人員,只能從幾條林間小道突圍,你有資格登上隱蝶號,那么多武裝分子都對你畢恭畢敬,想必在叢林基地里的地位極高。”

    楚歌的話,徹底撕碎了李心蓮博士的偽裝。

    她如砧板上的死魚般不再掙扎,只是困惑無比——楚歌怎么會知道。

    楚歌像是猜出她心底所想,微微一笑,道:“很簡單,我離開的時候,拍了拍琥珀的肩膀,在她身上放了一個小玩意兒,你可以理解成某種傳感器,能夠鎖定你們的方位,并且發出微弱的信號,讓我感知到。”

    事實上,楚歌放置的是一條納米蟲。

    這條納米蟲鉆進琥珀的領口,就化作一張薄膜,覆蓋在琥珀背后。

    當時兵荒馬亂,天人組織的武裝分子們全都被失控的毒液炸彈嚇壞了,丟盔棄甲地逃跑時,誰也沒想到再搜一搜琥珀的身——就算搜身,納米蟲也能爬到琥珀的腳底,甚至鉆到武裝分子的靴底花紋里,不怕被人發現。

    李心蓮博士的額頭涌出大把震驚能量。

    證明楚歌說的每一個字,都給她的靈魂帶來了強烈的震撼。

    也坐實了她的罪名。

    “一開始將嫌疑鎖定到你的身上,我真沒想到,也不愿意相信內鬼竟然是你。”

    楚歌盯著李心蓮博士,幽幽道,“不過,當越來越多證據浮出水面,我又覺得你成為內鬼是順理成章的事情,早就有許多蛛絲馬跡。

    “首先,你以古人類學家和古生物學家的身份,活動范圍就是爪哇雨林一帶,而天人組織的秘密基地也正好設在這里,你們是鄰居,正所謂‘遠親不如近鄰’,過去十幾年間,不可能一直和天人組織井水不犯河水,雙方總有接觸,至少互相知道的吧?

    “雖然你游離于獅心集團的業務之外,但怎么說都是李氏財團的大小姐,天人組織想要滲透獅心集團,侵蝕集團高層,通過你這塊‘跳板’的話,一定更加方便。

    “我不知道天人組織許諾了你什么樣的好處,按理說以你李氏財團大小姐的身份,金錢名譽地位之類的東西,很難吸引到你,不過你是古生物學家嘛,聽說你的學術道路走得并不怎么順暢,很多圈子里的專家學者都認為你只是有錢,舍得大把燒錢,卻沒拿出真正的研究成果,想必你對這些人肯定不怎么服氣,會不會天人組織劍走偏鋒,用某種古老遺跡里聞所未聞的學術成果來誘惑你?啊,我猜對了!”

    楚歌看到李心蓮博士的額頭上冒出一坨巨大的震驚能量。

    便知道自己肯定說中了李心蓮博士的心坎。

    而李心蓮博士并不知道楚歌擁有震驚能量這種近乎作弊的手段,自己明明一言不發,只是聽著楚歌嘮嘮叨叨,就被他“猜”出這么多真相。

    李心蓮博士產生在楚歌面前赤身果體,無所遁形的感覺,愈發驚駭到了極點。

    “別吃驚,其實很好猜的。”

    楚歌雙手一攤,裝出真的很好猜的模樣,淡淡道,“從隱蝶號的技術規格和外殼上的花紋來看,很明顯是從史前遺跡里挖掘出來的上古秘寶,而你的研究領域正是古生物和古人類,如果天人組織用史前遺跡來誘惑你——或者說,誘惑任何一名古生物和古人類學家,都不會被你們拒絕的吧?

    “所以嘍,這么多證據,動機和猜測堆疊在一起,你的嫌疑根本跳到黃河都洗不清啊,我的蓮姐!”
彩经网湖北快三综合形态